行业新闻
联系我们
咨询电话
0755-8412652

联系:甘先生

手机: 139123103202

邮箱: 5123012303@qq.com

网址:https://www.hulanxiehui.com

地址: 云南昆明市华洋五金机电城C区9幢33号

深入可可西里蓝色“大产房” 造访高原生命精灵

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08 21:56
藏羚羊之于可可西里,犹如鱼儿之于江河,云朵之于天空,庄稼之于土壤。每年都有六七万头藏羚羊出入可可西里,它们是可可西里最常见的“土著居民”,给这片“死寂之地”带去一丝生机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735.png

  而这是无数英雄用生命守护来的。

  01昆仑山英灵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2006年前后,数量达百万的藏羚羊急剧减少,濒临灭绝,那是盗猎者极度残忍猎杀的结果,据说每年被猎杀的藏羚羊数量在2万头以上。那时候,每一头藏羚羊幽黑的眼睛都如深井般折射着人性的贪婪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743.png

  1994年1月18日,青海治多县西部工委书记索南达杰带巡山队员抓获了20名盗猎分子,缴获7辆汽车和1800多张藏羚羊皮,但押送至太阳湖附近时突遭盗猎者反抗,年仅40岁的索南达杰不幸中弹牺牲,他的几名队友也先后倒下。

  后来,仍有不少英雄前赴后继,为了保护藏羚羊而倒在了盗猎者的枪下。

  直到1997年,可可西里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我国先后设立了5座保护站,才扼住了盗猎者的喉咙。2017年7月7日,可可西里被正式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,藏羚羊才彻底远离了盗猎者的迫害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750.png

  如今,在海拔4768米高的昆仑山垭口,还能看到一尊4米高的索南达杰塑像,是为了纪念那些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英灵。

  02单纯的藏羚羊

  这次有机会到藏羚羊的家园实地踏勘,见到那些可爱的藏羚羊,我倍感荣幸。

  翻过昆仑山垭口,沿G109国道南行,放眼望去,淡绿色草甸和黄色戈壁交替呈现,仿佛到了世界的尽头。不多时,一座杏黄色藏羚羊镂空雕塑出现在眼前,是著名的索南达杰保护站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800.png

  年轻的巡山队员达才,带我们来到保护站后面的一块大草甸。透过铁丝栏,我看到30多米开外有十三四头藏羚羊在埋头吃草。每头藏羚羊的脖子上都挂着个号牌儿。原来,它们都是被索南达杰保护站救助的“孤儿”。之前,它们或同母亲走散,或被车子撞伤,或跌入山岩、掉进沼泽,奄奄一息时被带了回来。

  在可可西里的任何一个保护站,每个管护员都得学会当“奶爸”——会用奶瓶给藏羚羊喂奶,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要带着藏羚羊去园子外奔跑一阵儿,培养它们认识路径、规避风险的能力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825.png

  由于管护员的精心呵护,加之再没发现盗猎者的踪影,藏羚羊和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。保护站的藏羚羊看见达才,就会不约而同跑过来,有的甚至会踮踮后肢想从铁丝网探出尖嘴儿和达才摩挲,还不时轻咬他的裤脚。在巡山中,达才也是经常早上一觉醒来,就看见帐篷外有藏羚羊在叽叽叫唤,有的还调皮地将犄角儿伸进帐篷,它们悠闲地转悠着,毫不设防。

  藏羚羊那两只又大又黑的眼睛如卓乃湖水般晶亮清澈,荡漾着亲近。

  03蓝色“大产房”

  每年6月上旬到8月下旬,藏羚羊族群会迎来一年中最活跃的时节,成千上万头雌羚羊从新疆阿尔金山、西藏羌塘和青海三江源等地逶迤而来,带着自家雌仔,前往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和太阳湖、可可西里湖等水草丰茂的地方产仔儿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833.png

  这是一幅堪与非洲角马大迁徙媲美的奇观宏图:天地清朗,阳光通透,空气中散发出湿漉漉的青草味儿。雪后初霁的地平线上,雌羚羊迁徙大军身披霞光,从不同的山塬、河谷、戈壁、草甸、溪流、林间涌出来,如潮水叠流,更如一条条黄褐色锦带系向卓乃湖、太阳湖等蓝色大产房。

  产仔后,大多母羚羊会带幼仔原路返回,有的则去往完全陌生的种群进行基因交配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840.png

  每年初春前后交配,每胎产一仔,代代单传,如此完成一次生物链的繁衍。年年岁岁,生生不息,如江河拂地,如日月经天。

  那天上午,我们从治多县北去格尔木的途中,看到公路外侧四十米开外的草甸上,十多只雌羚羊悠闲徜徉。这应该是它们从卓乃湖产仔后返回三江源的途中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853.png

  可可西里,蒙语为“青色的山梁”,被誉为“美丽的少女”。如今,可可西里的美丽如雨霁彩虹般愈加耀眼,让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到保护藏羚羊、保护野生动物的公益行列中。

  沿G109线,在楚玛尔河畔、通天河畔、曲麻河畔,在所有藏羚羊可能经过的地方,都能看到一幅颇具仪式感的画面:当藏羚羊或其他野生动物款款行来,管护员和志愿者们都会举起一块红色牌子,挥手提醒来往车辆停止行驶并禁止鸣笛。同时,他们还要瞪大眼巡视周边,看有没有草原狼、棕熊、沙狐、乌鸦、野牛、流浪狗、秃鹫等蹿出来袭击藏羚羊。

微信截图_20200707160853.png

  那一刻,时间静止,空间凝固,无垠的草甸、湖泊、戈壁、山塬乃至青藏铁路“天桥”通道,都成了这群动物演员最广阔最恣肆的舞台。

此文章转载至,由188体育平台发布